日批软件下载

这乐队的演出,如果是在外行人的耳中,顶多会觉得有点嘈杂,有点毛刺,不那么精致。

但是摇滚嘛,而且这明显还是金属摇滚,嘈杂点,毛刺点,不是正常的吗?

但是在谷小白那神一般的绝对音高面前,各种缺点顿时纤毫毕现。

可即便是谷小白这么挑剔的耳朵,也听不出来明哥的演奏之中,有什么明显的瑕疵。

混乱的演出现场,就像是一朵横冲直撞的大浪。

而他,就像是中流砥柱,不论乐队的其他人,乱成了什么样子,我自巍然不动,不论是节奏还是旋律,都稳得一笔。

而正是因为有他在旁边带着,这乐队的合练,才没有乱成一团,而是你推我拉,你追我赶地向前走着。

渐渐地,竟然有了一点意思了。

付文耀的气息稳了,声音也稳了。

鼓手的节奏也没那么大漂移了。

贝斯手的节奏也跟上了。

节奏吉他手的错音也少了。

何静晒拍纯真美颜

键盘手的旋律,也能跟上了。

谷小白又找出来了几个错误,到了13/20。

如果按照原来的题目难度,自然已经完成了,但是增加了难度之后,谷小白等于没完成作业。

什么?你说我没完成作业?

我谷小白怎么可能完不成作业!

似乎知道谷小白的想法,在13/20下方,又弹出来了一行字:“作业未完成的惩罚,留堂1小时!”

此时此刻,系统已经在底层桀桀桀桀桀桀地笑了起来,像是一个打不死的万年老反派似的。

小白啊小白,你没想到我有这招吧!

留堂?让我谷小白留堂?

谷小白所有的潜力都被逼了出来。

他的大脑在高速运转,两只耳朵都在抖动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舞台上,不论是喧嚣的人群,还是躁动的电声,都没能干扰他分毫。

他的注意力,再一次扩大。

不再局限在乐队的某个乐手身上,而是扩大到了整首歌,整个舞台。

那本《认识乐理》,他已经快看完了,此时,在他的脑海里,《认识乐理》哗哗哗地翻着,一波波的知识涌了出来。

再加上他本身的领悟力,许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,又开始慢慢被注意到了。

“节奏好像有点僵硬。”谷小白道。

谷小白并不了解金属摇滚,其实这种感觉,是因为riff乏味,riff对金属摇滚来说,可以说是灵魂,它是一段不断重复的即兴节奏,当然也可能不是即兴的,而是像现在这样编好的,但它贯穿始终,不断重复,就像是一根贯穿整首歌的龙骨,决定了整首歌的基调;又像是铺在画布上的底色,影响了整幅画的色调;节奏吉他手的演奏技巧不佳,踩在拍子上,就已经很难了,不能要求更多。但这种拙劣的技巧,就像是大块大块的色块,糊在了画布上,自然感觉僵硬。

当目光放到了整体之后,反而更多的疏漏之处,就展现了出来。

“各乐器的织体之间,彼此支撑的并不好,付文耀想要追求高音,整个乐队的低音却不稳……还是鼓和贝斯的原因……”

就像是当初大嗓门的老洪,稳重的低音,给谷小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一样,让谷小白的高音更显得动人而稳固。

“而且,付文耀的人声太小了,有点被喧宾夺主的感觉……”

谷小白也不知道,这是因为付文耀的声音缺少共鸣,完盖不住乐器和伴奏,唱现场,向来是流行歌手的弱项。

更何况是业余歌手。

若不是有人发明了麦克风,没有共鸣的流行歌手都没办法站上舞台。

古代茶楼里唱曲儿说书的,如果不能让茶楼最角落的座位也能听得清清楚楚,那恐怕会被茶楼伙计直接乱棍打出去。

更别提街头卖唱的了。

很多人称赞一名歌手的唱功好,通常会称呼他们为“行走的CD”,意思是现场和CD一样好。

但事实上,真正牛叉的歌手,现场比录音棚里,能high出来一个数量级!

就在此时,付文耀唱完了前两段,唱到了“她是我的心上人,还没把手牵”的时候,拿出了自己的原声吉他,来了一段solo。

不知道是收音效果不好,还是别的原因,吉他的声音也有点弱。

随后,明哥也加入了进来。

明哥的电吉他和付文耀的原声吉他,来了一段编排的还不错的穿插solo,两种不同吉他的音色彼此穿插,彼此呼应,像是一对少年少女,在湖边隔着湖泊彼此相望,彼此对话,你来我往,恋恋不舍。

明哥那高亢的电吉他,就是热情的少年。

付文耀的原声吉他,就是温婉的少女。

不过这种穿插,让两个人之间的技巧差距,高下立判。

明哥的吉他,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,敢在朋友圈里自称东原大学吴彦祖的帅哥。而这位少女,大概只敢自称“306寝室第一美女”还要怕被打。

一段solo之后,场收声,安静一秒,付文耀唱:“原谅我未还……”

声音高亢而紧绷,显然已经到了付文耀的高音极限。

然后音乐又起,吉他手、鼓手、贝斯手们,都凑到了自己面前的麦克风上,开始唱和声,低沉的“原谅我未还”,又开始在食堂里回荡了起来。

“唔,明哥唱的音色很一般嘛。”谷小白看着那个吉他手,为自己终于从明哥的身上,找到了一个缺点而开心。

其实并不是明哥没有缺点,只是现在的谷小白,在吉他方面的水平还达不到可以给明哥挑刺的地步。

但回到唱歌这方面,谷小白就有自信了,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许多缺点来。

毕竟,不会唱和声的吉他手,不是好吉他手!

低沉的和声结束之后,台上的乐队体,摆了个酷炫姿势,“嗡……”的低沉音浪在食堂里回荡。

“21/20!”屏幕上,安静地显示着这一组数字。

系统不说话,只想静静。

而那位本应该是谷小白对手的人……

谷小白开心地鼓掌,大喝:“好!”

表演的真好,我不用留堂了!

粉丝们热烈鼓掌。

小白都鼓掌了,跟着鼓掌准没错!

付文耀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观众们好热情!呜呜呜呜,好感动!

会不会要求返场,大喊安可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