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樱桃影院最新地址入口

过年,无疑是国上上下下消费最为旺盛的一个时间段,再穷的家庭都会尽可能多的拿出钱来置办年货,除了吃喝以外,像对联、福字、香烛和纸钱等等,也属于必备品。

吕冬记得,大集上卖这些东西的摊位,头过年那十天,总是围满人。

这些应该有搞头,可以大集上摆上个摊子。

以青照县城大集为核心,周边五六个乡镇,每天都有规模较大的集。

前两天,吕冬问过乔卫国,乔卫国头年也没啥事,还有个杜小兵,一直吵着要跟他打工,仨人弄一项营生,人力资源得不到合理运用。

乔卫国跟着他兢兢业业干了小半年,如果他愿意,可以跟着投资。

还得再想一样。

啥东西是必需品,生意还非常火爆?

不用考虑偏门的,常见的就行。

吕冬迅速想到一项——烟花爆竹!

过年的必需品,按照青照这边的习俗,小年晚上放一挂,大年三十晚上一挂,零点放一挂,初一早晨一挂,初五破五又一挂,十五也需要一挂,一家起码要备上六挂爆仗。

这属于普遍情况,条件非常一般的也会买,因为关系到明年是否红红火火。

清新氧气少女背带裤海边夕阳温暖

至于烟花、二踢脚、摔爆仗、钻天、响天雷等等,同样需求旺盛。

当然,一到过年时节,卖烟火爆竹竞争也激烈,头年每个大集上,最少也有十几个卖的。

但烟花爆竹利润非常高,像大白皮这种黑货,利润更是高的吓人。

不过,吕冬作为治安联防积极份子,跟系统关系良好,自觉不要胡搞为秒。

真要做,正规渠道的买卖都做不过来,根本不需要捞偏门。

今年过年晚,吕冬专门查了下日历,春节要到2月16号,这才刚过阳历年,还有一个半月,足够仔细筹划的。

虽然说过了腊八就是年,但这年头干活干事的人多,过了腊月十五年货才会真正买卖好。

对联、福字、香烛和纸钱这些好说,肯定有市场。

进货随便卖就是,也不会有人查。

吕冬要做的话,不会偷偷摸摸黑着来,办个证是必须的。

这年头安监局还没出来管事,管这块的是公安和工商,尤其前者,属于正对口主管单位,;吕冬在这方面优势太大,不去办个证纯属脑袋叫驴踢了。

区域差异性较大,各地规定不同,吕冬听人说过,这边合法经营,需要办证。

但做这些之前,吕冬需要了解下市场,不可能闷着头就上。

起码了解下烟花的利润,政策方面的风险。

到时进了货,一道禁放令出来,傻眼。

记忆中是没有,但小心无大错。

这方面,想要找人请教,也不用找外人,七叔和吕春就行。

吕冬先去找了吕建仁。

七叔没卖过烟花爆竹,却私自做过土烟花土雷子,说不定家里这还有花药,吕冬记不清具体是哪年了,反正是他上初中时,七叔自个装了个土烟花,因为喝酒装的药太多,封口时又捣的太紧实,点着后没窜花,直接在院子里炸了,玻璃碎一大片,七婶跟他从年前打到十五。

中间还点雷子,把七叔的新鞋炸了。

以前集上很多卖烟花的,七叔比较熟,偶尔还有人送爆仗。

没别的,七叔喝多了爱逛游,人怕他这大混子找麻烦。

不过,这两年生活水平上来,七叔越发懒散,好像95年开始过年就啥都不干,从小年起酒肉不离手,革命的小酒天天醉,最少也得醉到十五。

吕冬专门去工地上找吕建仁,七叔正指挥俩徒弟焊接东西。

那话说的没差,七叔真的是倾囊相授,教的非常上心。

教吃喝玩乐上心,教正经活一样上心。

“你不搞投机倒把,跑我这来干啥?”吕建仁看了眼吕冬,一张嘴跑出无数酒味。

吕冬提醒道:“七叔,咱干电焊活能不喝酒?”

“你不懂。”吕建仁摆摆手:“不喝酒我顶多发挥八成水平,喝了酒十二成都没问题。”

七叔永远都有理,吕冬说不过他:“找你问点事。”

“你俩好好干!”七叔叮嘱小光和红兵一声,对吕冬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俩人进了一栋楼,上二楼找个没人干活的房间进去,吕建仁掏出烟点上,问道:“啥事,说吧。”

吕冬想了想,说道:“还十来天,大学城这边学生放假,我那买卖估计就干不动了,眼瞅着过年,我寻思弄点年货卖。”

吕建仁摇头:“你不能歇会?消停会?从八月忙到这,累不累?”

吕冬笑着说道:“趁着年轻多挣点,年纪大了才好享福。”

“你想干啥营生?”吕建仁问道。

吕冬没必要跟七叔兜圈子,直接说道:“烟花爆竹!七叔,我记得你以前捣鼓过,也认识不少卖烟花爆竹的,这行当利润咋样?”

吕建仁对买卖不了解,回想一下,说道:“好几年了,我记得他们说,过年集上最少翻个两三倍卖。”

吕冬问道:“晓得从哪进货不?”

吕建仁随口说道:“我给你问问。”

吕冬提醒道:“可别说有人要做这个。”

“你七叔是个蠢的?”吕建仁瞪大眼睛:“我不会拐着弯套话?我不会说自个想买点便宜货,拆药炸鱼玩?他们中,很多人挣到钱去干别的了。”

吕冬不好意思笑,要说七叔蠢笨,吕家村就没几个精神的。

别说,以七叔的做派,说这人准信。

没办法,座山雕专门搞外门邪路的名头太响。

吕建仁扔掉烟头,一脚碾碎,招呼吕冬:“走,我去打电话,这就问。”

俩人直接去吕建国的板房办公室,十来分钟之后,吕建仁递给吕冬一张纸。

“都在上面了。”吕建仁说道:“仨正规进货的厂子,四个黑作坊,都有。他们说了,不管正规不正规,直接拿钱就能进到货。”

吕冬看了眼,上面不止有地址,还有联系电话,正规厂子距离最近的在东边的临淄市。

吕建仁又说道:“你要干这买卖,记得叫上我。”

吕冬笑起来:“七叔,你也想搞投机倒把?”

“你在大学城有点名气,总归是个小毛孩子。”吕建仁有时候做事不靠谱,脑袋却不糊涂:“大集上说简单简单,说复杂也复杂,尤其卖爆仗的那些,哪个都不是吃闲饭的,未必认你这个毛孩子,有我跟着你,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翻天。这边腊月十五就停,正好我有空。”

吕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啥才好,在七叔眼里,自个人跟外人一向分的清清楚楚。

吕建仁却说道:“咱别的不说,酒你得天天管着。”

吕冬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事:“七叔,这买卖咱合伙干。”

“我没钱,”吕建仁直接说道:“发的工资不经手,你大伯直接给你七婶。”

吕冬心说,还是大伯思虑周,做事靠谱,这钱落在七叔手里,鬼知道能剩下几个。

“七叔,你不能白给我坐镇,我给你算干股!”吕冬说道。

吕建仁摆手,朝电焊那边走:“行了吧,你小子!我这当叔的,还能管侄子要好处!”

吕冬没有多说,真要能挣到钱,到时直接给七婶一些,就说跟七叔合伙的。

别的不说,集上干这种短时间爆发式买卖的,想拉七叔坐镇都拉不到。

吕冬收好那张纸,出学府文苑工地,给吕春打了个电话,吕春这会不忙,他干脆骑着摩托车直接去大学城派出所。

他是这的老熟人,熟门熟路,不停跟人打着招呼,就进了吕春的办公室。

“有啥情况?”吕春给他倒了一杯水。

吕冬先问道:“听我妈说,你和方姐的事,跟家里交待了?”

吕春笑:“你大伯和大伯母整天催,逼着我去相亲,头大头疼,干脆就说了,早晚得说。”

吕冬关心问道:“两边啥时候走开?”

“原本我跟方燕商量着,过了阳历年先去她那头。”吕春颇为无奈:“最近专项行动一个接一个,等年后再说。”

吕冬提醒道:“大哥,我记得方姐老家是北河的,那边礼数多,你多问问方姐,多做点准备。”

吕春说道:“我晓得。”他看眼吕冬:“你专门跑过来,就问这事?”

吕冬端起水杯,喝一口,说道:“不是,我有点事,得问问你这专业人士。大学城眼瞅着就快放假了,我年前想赶大集做点烟花爆竹的买卖……”

他大体上说了一遍。

吕春属于对口单位,了解的比较多:“这行赚快钱,风险也大。冬子,你想合法做买卖,我支持你,那些黑货和私货绝对不能碰!”

“我晓得。”吕冬知道好歹:“大哥,我过来找你,就是想问问办证的事。”

“证必须要办!”吕春说道:“你真要做,我给人打个电话,你去县局二楼监管办公室去办,只要不卖非法来路的货,赶大集没问题,不过手续费可能高点。”

他突然压低声音:“手续一定要办齐,包括烟花厂那边的出厂手续。今年很可能有专项整治行动,我也是听张队说的,现在没几个人知道,你别往外传。”

吕冬低声问道:“因为严打?”

“不止。”吕春含糊道:“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经费整天紧张,很多追逃的行动,因为经费不得不放弃……”

吕冬瞬间明白,这年头大家伙过的都不容易。

第144章 劲往一处使(白银盟加更5)

,最快更新拼搏年代最新章节!

折腾一圈,趁着天黑之前,吕冬回到市场上,麻辣烫摊子很快开始上人,他边干活边盘算资金和进货的事。

打12月20号之后的利润,和挤出的一小部分流动资金,前些天投在了青照吕家食品有限公司上面,手里还有部分流动资金和近万块钱的货,银行卡中暂时躺着3万5。

到时凑个五六万块钱很轻松。

顶多投上五六万,毕竟要留一部分钱过年,还要考虑到万一有事的应急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