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阴富

芸艺的眼泪突然落的更凶了,“呜呜呜,不可能,我不相信,你的心里是有我的,你找上她只是想利用她来气我对不对?我都知道的,叶哥哥,我们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别那么自恋?”

纳兰叶不屑的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,接着二话不说便将白佳沂给扯了起来,伸手快速搂过了她的腰,“本皇子的心上人是她,就算只是朝夕相处几日,本皇子也觉得她比你好了一千倍!现在你能滚了?”

白佳沂猛地一怔,当下便转头望向了纳兰叶的侧脸。

纳兰叶本打算对白佳沂使个眼神,让她配合自己将这个烦人的女人赶走。

可却忘了自己把她搂的太紧,就在转过头要同她说话时,白佳沂也正好抬头看他侧脸。

时间突然静止。

唇上的触感让二人同时一怔。

白佳沂猛地瞪大了眼,纳兰叶也突然屏住了呼吸。

女孩子的唇,原来,这么的软……

“啪”的一声,白佳沂突然打了他一巴掌。

她眨了眨眼,眼泪突然落下,接着推开他便冲了出去。

戴眼镜的粉红小性感女生私房照

纳兰叶呆了片刻,脸上一点也不觉得痛,心跳却是非常的快……

一旁的芸艺瞪大了眼,“叶哥哥,你太过分了!你说要娶我的那些年,从未亲过我,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
纳兰叶摆了摆手,示意宫女将她拖出去。

芸艺简直要气疯了,这个男人当初还是给他用了药才被她拿下,这么多年来,他甚至没主动牵过自己,结果现在却当着她的面亲别的女人。

太过分了!

还有那个女的,简直就与那个丑八怪一样让人讨厌!

她一定要将这两个抢她男人的女人一起杀了!

芸艺被拉开后的好长一段时间,纳兰叶都呆呆的坐在石桌旁。

时儿摸摸脸,时儿摸摸唇。

这种感觉太奇怪了,好像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奇怪。

以前他觉得喜欢就是责任感,例如他对芸艺那样的,就是喜欢。

现在他却突然发现,一切都是错了。

这种心跳加速,脸红到脖子,还有不知所措的感觉,似乎才是真正的喜欢。

他连忙摇了摇头,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。

“冷静冷静,这跟一见钟情有什么区别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那一整夜白佳沂都觉得自己不干净了,她不停的洗脸,眼泪不停的落着。

她的双眼通红通红的,找个屋顶,哭的十分大声。

“师傅,我好想你啊!师傅,怎么办啊,我要怎么办?你怎么还不来找我,我要想疯你了!我怎么就傻了似的,天天想你啊!”

“虽然师公从不与我说话,可我也好想他啊!他在就啥事都没有了,想想就好怀念啊。”

“可我对不起阿常了,师傅,我对不起你们,我惨了,我没脸见你们了,呜呜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她是真的太难受了,她连阿常都没亲过,怎么就被一个讨厌鬼给亲了?

她配不上阿常了!

阿常肯定得讨厌她了。

师傅没准都会说她,会嫌弃她,她完蛋了!

她以为四处无人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事实那哭声却又大又响,纳兰叶寻声而来,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只能将四周的下人部叫走,然后站在屋檐下,静静地听着她哭。

到底是她哭的太伤心了。

听着听着,纳兰叶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了。

令他感到不好受的,是因他觉得他们相识的时间错了。

如果能早些认识就好了。

那样他就不会在年少无知时犯下大错。

那样,她也不会寻到他以外的良人。

可错了就是错了,他又能如何呢?

“唉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璃七开始认认真真的教纳兰白泉学琴了,纳兰白泉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聪明,似乎还没多久,他就学会了好几首曲子。

但聪明归聪明,他却学的一点也不认真。

那日午时,璃七不太开心的停下了手,琴声突然停下,一旁的纳兰白泉默了默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这个调调我都弹三遍了,你还是没记住,早上不是还学的很快吗?”

璃七静静地看着他,“我看你一脸的心事重重,是有什么话想同我说吗?”

琴房只有他们二人,纳兰白泉一脸平静。

“昨日有人说,见你浑身是血的回来。”

突然听到这么一句,璃七的脸色不自然了,“这个,怎么说呢,我……”

“你这宫里,还有仇人?又或者,昨天你去刺杀了什么人?”

纳兰白泉略带深意的看着她,好像想从她的眸里看出一些什么。

璃七扯了扯唇角,“我若说都没有,你信吗?”

她觉得自己简直太欠了,好好问纳兰白泉干什么?

这下把自己绕进去了吧……

“就算我信,别人也不会信。”

纳兰白泉缓缓开口。

“我母后那个人虽然十分爱我,也待我极好,但她还是十分敏感的,东宫之内有她不少人,想来现在她应该已经开始注意你了,她尊重我,不会突然来质问你,但你若是做出太多让她多想的事,我怕你不能安然离开这东宫。”

璃七的脸色更难看了,她怎么就忘了,这皇宫最难对付的不是什么七七八八的公主皇子,而是那些公主皇子的母亲啊!

难怪纳兰司旭小心翼翼的,这不能说纳兰司旭小心,该说是她太不小心了!

她呆呆的看着纳兰白泉,“你还会提醒我,说明你是相信我的,也是不希望我出事的,对吧?”

“你若把你会的曲子都教给了我,你是死是活,我无所谓。”

这人也太现实了吧!

一点好听的话都不会说吗?

璃七叹了口气,“行吧,我会小心一点的,今日我也教了你好多,剩下的半天你去帮我找人吧。”

说着,她伸了个懒腰。

“如你所说,这宫里头实在复杂,我去找人容易被人怀疑,一被人怀疑就容易出事,所以只能麻烦你了。”

纳兰白泉张了张口,正要说什么,门外便突然传来了一位宫女的声音。

“殿下,皇后娘娘约您一块用膳……”

门内的二人同时一愣,对视一眼,眼里皆带着丝丝凝重。

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。

以为潜到太子身边就行了,却忘了太子上头还有个皇后盯着。

虽然纳兰白泉这个太子不会做出什么事,但他娘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啊。

想要在宫里找人,难如登天……

纳兰白泉走后,璃七打算独自吃午饭去,却是刚一出门,一位宫女便走到了她身旁。

“小七姑娘,皇后娘娘有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