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他s苹果下载

到了县衙门口,报案却意想不到的简单。

原是有人已经将柳府勾结人贩子的证据送到了县令的案头,县令非常重视。再加上有梨花这个苦主证词的相互印证,当晚县令便发了令牌命衙差前去柳家捉拿相干人等。

好在因着先前阮明姿就让桃丫报了案,一直有衙差守在柳府的前门后门两处,倒也不怕里头的人跑了。

在大兴,丫鬟仆役等买卖需要经过正规的中介,签订由官府备案的契约,方可合规合法。

像这种私底下的人拐子,被官府抓住了,也是重典重罚的例。

柳家怕是要完了。

事情竟这样顺利轻松的解决,梨花走出县衙时还有点恍若梦中“……明姿,你说,是谁把证据放到县令老爷的案头的?”

阮明姿犹豫了下,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“怕是救我们的那些人。”

梨花咬了咬唇“可惜那几位壮士做好事不留名,想感谢他们,也没得途径。”

阮明姿安慰道“那几位义士不求回报,又这般隐匿行踪,怕是背后也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窍……我们在心里感念就是了。”

梨花也想起了先前那些被杀的人贩子,她脸色一白,虽说没亲眼见着那惨烈的场景,但也多多少少能想象得出。

若是那些义士泄露踪迹,那些人贩子若有余党,说不定会去报复……

樱桃小口粉色睡衣美眉香滑幼体清新养眼照

她慢慢的点了点头。

待梨花跟阮明姿打着灯笼回了院子,将事情一说,把梨花她娘激动得又掉了不少眼泪,直说要抽个时间好好的去拜拜佛,谢谢菩萨,真真是天降贵人,上天保佑。

……

翌日,阮明姿准备回榆原坡了。

因着错过了先前驴车回村的时辰,牛三的驴车又是逢一逢五才发车,阮明姿这会儿想要回村,要不就是走回去,要不就只能是去车马行赁个马车回去。

阮明姿虽说沉迷挣小钱钱,却不是个扣扣搜搜的,钱该花的时候她花的比谁都豪爽大气。

只是前日刚下过雨,虽说前儿就出了太阳暴晒,并不算十分泥泞了,但车马行这些租赁的马车还是不大愿意翻山越岭走山路。

最后阮明姿用足足五十文的价格,这才租了个骡子拉的板车。

价格贵的阮明姿心都在流血,不过人家板车到底是要一来一回,真真要计较起来,其实这个价格也不算太高。

来送阮明姿的梨花偷偷的想去把车钱给提前付了,被阮明姿发现,拦住就把人往外轰“梨花姐,是我要租车,又不是你要租车,你出钱做什么?赶紧家去陪婶子去,她眼睛还肿着,别磕绊着了。”

梨花红着脸有点不大好意思“……你是因着我的情况才耽误了回去的驴车,这笔额外的钱合该我家出。”

“是我自个儿没有走的,要怪也得怪那柳家。让那柳家赔我,哪有让受害者出钱的道理?”阮明姿强硬的把梨花给推了出去,说什么都不收。

梨花拗不过阮明姿,只得在心底暗暗发誓,这辈子她都记得阮明姿对她的恩。

赶骡车的是个有些驼背的大爷,积年的老车夫了,虽说是板车,但老车夫赶车赶得极稳,颠簸得并不算厉害。

阮明姿坐在板车后头,晃着脚,哼着小曲儿,心情好得很。

就见着旁边一辆马车超过她坐的骡车,那马车的窗口一直掀着帘子,露出一张四下张望顾盼生姿的少女脸来。

不是姚月芳又是谁?

马车里的姚月芳也看见了阮明姿,让车夫停下了车。

她扒着马车车窗,分外意气风发,故意道“呦,这不是阮明姿吗?……怎么这般寒酸,只能坐这种骡子拉的板车?”

她掩嘴娇笑,浑然忘了昨儿手脚被捆在一起,涕泪四纵的惨态。

车里显然还坐着其他人,阮明姿听见大表哥姚常林的声音在车厢里响了起来“月芳,少说两句。”

姚常林的脸也出现在马车车窗口,将姚月芳往旁推了推,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讪笑一下“明姿表妹,你这是要回榆原坡?我们也正好要回家,不如一起?”

他话音还未落,姚月芳那有些不高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“大哥!康老爷特特让家里的马车送我们回去,是看在我的面子上,可不是什么狗啊猫啊都拉的!我可不答应!”

姚常林有些尴尬,马车里他被人扯了一把,跌坐了回去。

姚家老大的声音也在马车里响了起来“咳,明姿啊,要不你也上来?”

接着便是羊氏那有些刻薄的声音“干啥拿女儿的体面做人情?!……这不是你这好外甥女,只给二房面包,不给咱们的时候了?”

姚家老大也没了音。

阮明姿笑着挑了挑眉“倒不劳费心了,我车费都已经付了一半,可不好浪费了。”

姚月芳面上得意之色越浓,她哼哼笑了两声“眼下你可该清楚,咱们之间的云泥之别了?这辈子你也就只配坐坐骡子拉的板车了!”

马车继续前行了,留下姚月芳的一串串娇笑声。

那赶车的老大爷有点无语,转过身来跟阮明姿嘀咕了一句“伢妹儿,别怪老汉多嘴,你这家里人说话也太不中听。”

阮明姿倒是不甚在意,她轻笑着摇了摇头“这种得志便猖狂的人,通常笑不了太长时间的。”

赶车的老大爷嘿笑了下“伢妹倒是大气。”没再说旁的,挥起那秃了些毛的旧鞭子,把骡车往县城外赶去。

到了榆原坡,阮明姿把剩下的车资付给了赶车的老大爷,便背着背篓往吕家去了。

院门半掩着,吕蕊儿正跟阮明妍在院子里翻花绳。

阮明姿喊了一声“妍妍”,阮明妍回过头来,见着阮明姿,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,迈着短短的小腿冲到了阮明姿怀里。

吕蕊儿慢悠悠的嘟着嘴过来,有点吃醋的意思。

阮明姿摸了摸阮明妍的头,笑眯眯的柔声问“妍妍这两天乖不乖啊?”

阮明妍扬起头,对着阮明姿重重的点了点头,一副“我有很乖”的模样。

阮明姿忍不住笑出了声,又从背篓里拿出一对极为精致的堆叠纱花来,往吕蕊儿手里一放“蕊儿,这是送你的。妍妍这两天麻烦你陪她玩了。”

吕蕊儿撅着嘴道“好像我是为了你这纱花才陪妍妍玩似的。”

“怎么会?”阮明姿知道吕蕊儿嘴上总有点点小别扭,她也不在意,笑眯眯的顺手摸了吕蕊儿的脸一把,“就是看见这堆叠纱花特别衬我们蕊儿,我才买的。”

阮明姿这么一说,吕蕊儿反而有些不大好意思了,扭扭捏捏的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就勉强,勉强收下了。”